简单总结一下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事件所反映出来的问题

注意:本文章仅为简单分析,可能有些浅显,不喜勿喷,有想法可评论。

自新型冠状病毒被发现以来,在人民,国家,世界等多层面反映出了很多问题,这里就大概BB几句。

刚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时候,为什么武汉相关政府部门没有做出应急措施?我想他们应该对一线的医护工作者没有足够的信任,或者是看他可能科室不符。但是,作为专业的医护人员,都有相关的手段和知识。所以在新型冠状病毒刚被发现时,甚至一度被认为是造谣或者当做随便的小新闻。武汉政府相关部门当局似乎对此事的重要性并没有放在心上,一定程度上的拖延了把控疫情的最佳时间。还有就是封城前发你妈逼的公告。

【封城就是应该不通知直接操作,等封完后再通知。这会让疫情传播没那么快】

另外,相关食品监管机构,卫生监管机构的工作消极也是可以看出来的。先不管03年的非典还是19年的新型冠状病毒,野味等一类食物都是极有可能带有大量或未知的病菌的生物,我觉得这些东西在法律和市场上都是禁止售卖的吧。那这些机构平时的基层调查都是写着玩,出去转着玩吗?早遏制,少发生;早结束,少悲剧。

【建议湖北省全部的卫生食品相关机构全部送去监狱,调查一下他的财产问题】

这次疫情和人民的素质,传统等也有很大关系。首先是那些想在野味身上谋取暴力的商户,为了赚钱不择手段。其次是那些喜欢吃野味的,我就不多说了,你他妈就好那一口?不吃会死?其实这样骂吃野味的在有些方面也是不对的,可能在“老家”的人都可能多多少少有说吃什么野味能补这个补那个,对这个好那个好等,这些都是毫无科学依据的陋习,相关基本教育的普及并未有多大的成效。但那些吃野味的人傻钱多也是事实。除了销售野味的,吃野味的有病,还有哪些人有病?对,旁观的,尤其是被感染的旁观者和一些愚昧的政府职员。首先,一些人不能在自己被感染的情况下进行自我隔离,没有基本的道德素质;其次,一些人得知自己被感染后还要疯狂窜门/游玩/甚至故意传播,这些简直是丧心病狂,建议击毙;还有就是武汉政府发封城通知前吃降温药出逃/直接出逃的人,这些简直就是王八蛋啊!发微博上的更是傻逼。。。

【恶意出逃,恶意散播,不自觉隔离,隐瞒病情,不老实乱窜的,等疫情过去,秋后算账,统统抓起来】

还有就是我国医学并未取得多大进步。可能这句话有错,因为医学上也有很多领域,我可能想说的只是其中一个/几个方面的吧。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仍然是由钟南山院士来主持的。钟院士他都80多岁了,我想问,我国还有没有后人来接手钟老的位置?也许我没资格在这里BB,但我国那些高校培养出来的医学方面的人呢?国家给你们砸在身上的经费都干了什么?身为合法纳税公民我想问问。不是我不是专业人和普通人就不能问,而是我是合法纳税公民老子就有权利问。

【所有医学科研机构,国家高校等相关单位全部出来给我们一个解释】

来个总结吧。

国民素质教育任重道远,医学领域仍欠缺太多,政府和相关执行部门请负责。

希望党中央在疫情过去后对湖北武汉等多地的全体人民政府的所有任职人员进行详细调查。

这次我对我们国家的做法感到骄傲,也更能体现出我国的大国风度,也感谢那些支援我们的外国朋友!

世界加油!中国加油!坏的是病毒,不是人!让我们一起共渡难关!

此条目发表在文章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简单总结一下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事件所反映出来的问题》有1条回应

  1. Reio说:

    很不错的宏观分析,点出的都是很根本的问题。这次疫情也是对中国人民整个医疗体系,政府办事能力,以及各单位人员是否团结,是否能担大任的一个考验,因为这次瘟疫的爆发程度对中国的经济(甚至世界经济)与元气无疑造成了致命打击。从病毒扩散到现在以来,已经听到了太多令人心碎的新闻,不管是从死亡人数上还是支离破碎的家庭,微观上人们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沉重变化。
    就单单从传播源来看,野味市场作为03年引发SARS病毒的罪魁祸首在十几年后仍然得不到重视,可想而知其中牵扯了多少利益集团。野味市场之所以横行的根本是因为它作为“上流”社会阿谀奉承的最佳应酬品,多金多利,以至于即使引发病毒也依旧无法阻断无法无天贩卖牟利的人心。对于大多数商贩而言,为了恰饭,为了钱财,人伦道德底线对他们来说都是屁。人性如此,在欲望得不到满足前永远不会考虑其他,更何况是决定着能否继续生存的经济来源。(有些丧尽天良的商贩甚至感谢这场疫病因为他们大赚了一笔hhh)
    再说说武汉人民出逃以及恶意传播病毒问题,站在大局观以及道德观来看真的该千刀万剐死不足惜。但是说句难听的,站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人心早已被恐慌所占据。武汉作为疾病的密集爆发源头,武汉人自然是人心惶惶。大难当头人性的恶与自私就会被轻易的体现出来,这里就不想多说某慈善协会和某政府了,原地爆炸吧。那么政府和公益机构尚且如此,更何况普通老百姓?且人大多数都随波逐流,而此次又是危及性命的,暂时无法治愈的新型冠状病毒,那么对于一些知识较浅,素质不高,毫无远见之人来讲,封城无疑是死刑,在他们眼里自己是将要被抛弃的第一批“病毒的实验体”。说来说去还是武汉政府的锅,在这种突发性灾难下民心涣散杂乱无章,唯有政府及时出面采取相应措施才有可能及时制止,而在当时状况下,如果封城后再发通知,那么对于一些失了智的武汉民众来说无疑又是一颗炸弹,因为当政府采取强硬措施时只会加重人民恐慌程度,说明事态已经严重到一定地步,那么有可能直接引起大型恐慌,更有可能促使一些激进暴乱者直接攻击政府或人群。但是就如你所说,封城前发通知只会加大出逃者数量,和全国被感染比起来,就算引发一些小暴动也是为顾全大局的无奈之举。。。所以这就要问武汉政府了,不管是抚慰民心还是控制措施都做得一塌糊涂….
    虽然开头一团糟,但是后期在钟院士的指挥下以及其他各单位的努力下疫情发展趋势得到了明显的控制。在此由衷致敬这位德高望重的院士以及其他做出伟大贡献的单位…
    俗话说的好,一个国家只有在经历大难时才能体现出它的真实状况。希望这次疫情能从各方面让政府意识到野味市场的危害并采取强制措施整治,以及对其他办事不力的单位进行严厉打击并整合管理制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